不是天平的兩端,而是彼此的交集

狗兒有狗兒的選擇,人有人的期待,當我們為了狗兒的行為而生氣挫折,因為正把彼此放在了天平的兩端,心中存在著衡量與比較。有些人因此擔心給予狗兒太多選擇,設下了許多規定與限制;有些人為狗兒做了很多安排與決定,認為這是對狗兒最好的保護,但狗兒總是有想做的事,在他自己的年紀。

幼年的狗兒喜歡用嘴巴玩耍,所以我們拒絕與牠互動希望牠不要亂咬;年輕的狗兒充滿活力,所以我們縮短了牽繩希望牠走在腳側;青春期的狗兒對其他狗兒充滿好奇,又容易情緒化,所以我們更提高了要求,希望牠們忽略其他狗兒。

於是幼年的狗兒感到不安,年輕的狗兒容易挫折,青春期的狗兒不知道該如何與其他狗兒社交。

想想自己三歲、八歲、十五歲的時候在意些什麼事,又在做些什麼事呢?
狗兒在該有的年紀表現該有的行為,為什麼我們要感覺到擔心與生氣呢?

如果我們與狗兒不是在天平的兩端,就不會覺得需要配合狗兒而犧牲了自己。如果彼此的交集夠大,大到足夠將狗兒的選擇包含在我們的選擇中,就不再需要計較。這不代表我們忽略狗兒的衝動與無禮,無視造成其他人的困擾,而是能在更包容的情緒下做出對「彼此」更好的決定。

我們都需要練習讓自己的交集圈圈更大、更有彈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