體驗Turid Rugaas哲學(一)

DSC09942

這是篇分享我在每場Turid Rugaas講座之後改變自己的做法去逐步實現與體驗Turid理念與方法的歷程。若文章內提及任何訓練方法,請先摒除“這方法是對/錯的方法”或“這方法是/不是唯一方法”的念頭,因為方法會因當下環境及狗兒狀況有所不同。本文主要以表達自身體會為優先。

在接觸訓練課程之前,我最先接觸的是Turid Rugaas的安定訊號,距今已經大約將近六年前。On Talking Terms with Dogs: Calming Signals,初版譯為《與狗對話:認識犬類安定訊號》,現譯為《狗狗在跟你說話2!完全看懂安定訊號指南》,原文書初版於2005年,早在當時,Turid就已經在推廣人犬溝通不應只是單向的理念。

至今,多數人犬關係是單向溝通,我告訴你做什麼,你就依令行事,這完全不是一種關係” (安定訊號第九章:你的選擇)

在當時的環境,處罰的訓練方式還是普遍概念,也沒有太多人聽過響片訓練,因為處罰觀念很平常,所以讓狗兒挨皮痛或是遭斥喝是很常見的事。雖然至今仍然有大多數人這麼做,但已經有很多的人轉為以獎勵為主的訓練,響片訓練也已經是很常聽到的訓練方式。

因為安定訊號,我才了解到我的狗兒,Polo,是想要表達些什麼的,也發覺以前的我竟然都忽略牠講的話,我開始想要去了解牠,也因此開始了我們的響片訓練課程,當時的牠已經五歲了。

poloandben響片訓練:以心理學行為主義學派,操作制約為基礎的訓練方式
觀察,設定目標,標定,獎勵。
訊號,完成目標,標定,獎勵。
訊號,完成目標,獎勵。
以狗兒想要的事物做為獎勵,讓狗兒比起以往處罰的方式更有動機達成目標,而能獲得這些事物也成為了帶來部份的滿足。有的人了解了操作制約的原理,似乎覺得並不複雜,於是也自行開始了教導使用響片來訓練,但使用時若失去了響片訓練的理念,或者說是響片訓練的發明者Karen Pryor的理念:Force-Free/無暴力,則也失去了響片訓練的意義。

這工具本身是中性的,出發點是為了被訓練者能夠更有效率的完成目標,同時能持續獲得獎勵,受訓練者的動機也較高,也較願意自發性出現行為。

但這工具如果混用了責罰(註1),對不希望出現的行為予以受訓練者不喜歡的感受,剛好符合了一句成語-“賞罰分明”,這種文化背景下的影響,讓混合式的訓練偏離了響片訓練的初衷:以獎勵取代責罰。在對狗兒的訓練上,狗兒承擔了不必要的痛苦或不好的感受,因為如果能運用獎勵讓狗兒做出希望完成的行為,自然不會出現不希望出現的行為。有經驗的訓練師能夠將目標設定規劃的很細,讓狗兒能輕鬆的完成目標,並隨時依照狗兒的狀況調整當下的目標,也就是–塑型法的概念。

於是我們開始運用很多的動機與技巧,讓牠們出現我們希望牠出現的行為。

這邊請先休息,並思考一下,我們用響片和狗兒們之間溝通了什麼呢?

註1:這邊使用”責罰”,意指使用力量或任何狗兒不喜歡的事物讓狗狗停止行為。並用以和操作制約中學理定義的”處罰(行為出現頻率下降)”做區別。
參考資料:
《On Talking Terms with Dogs: Calming Signals》/《與狗對話:認識犬類安定訊號》/《狗狗在跟你說話2!完全看懂安定訊號指南》
《Don’t shoot the dog》/《別斃了那隻狗》